中國企業報集團主辦丨www.zqcn.com.cn
訂閱熱線:18701617398 投稿郵箱:zhqcaijing@163.com
首頁  >  財經人物 >   正文

孫正義投資大潰?。好刻焯澋?0個億

來源:來源:投資家發布時間:2020-05-26 17:16:25    


在孫正義的身上,有很多標簽,阿里神話的締造者、亞洲巴菲特、互聯網世界的幕后推手。
而在新冠疫情的沖擊下,已經幻滅了不少造富神話,孫正義也逃不過此劫。
北京時間18日下午,日本軟銀集團(SBG)發布了2019財年(2019年4月到2020年3月)財報及2019財年四季報,財報數據顯示,軟銀2019財年營業虧損達到1.4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29億元)。
財報一出,瞬間引發軒然大波,這一虧損數據,直接超越了東京電力集團在日本大地震時創下的季度虧損1.3872萬億日元的記錄,創下了軟銀自1994年上市以來最大的年度虧損。
值得注意的是,巨虧都發生在今年一季度,軟銀今年一季度凈虧損1.4381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56億元),算下來平均每天要虧掉10個億!這巨大的虧損,主要歸咎于孫正義一手力推的愿景基金。
這個曾讓孫正義放出豪言,要每隔2-3年募集一期規模上千億美元的“愿景基金”,如今,愿景要幻滅了嗎?
 

 

2017年,軟銀成立了規模高達1000億美元的愿景基金一期,規模之巨震驚了全球創投圈。
短短三年,愿景基金在全球頻頻出手,共投資了88家公司,總價值為696億美元。其中,一半左右的資產投資于7家公司,其中三家是網約車公司,一家是酒店業務,還有共享辦公空間提供商WeWork。
毫無疑問,多數被投資企業所在行業受到了疫情的嚴重打擊,從具體的投資項目盈虧來看,Uber和WeWork這兩家公司的投資損失,占到了全部投資損失的一半有余,整財年Uber損失52億美元,WeWork損失46億美元,其他投資損失75億美元。
對于巨額虧損,軟銀的解釋有二:一是Uber、WeWork的公允價值大幅下降;二是在新冠病毒爆發后,其他投資組合公司的估值在最近一個季度也出現了急劇的下降。
“眼下的世界形勢嚴峻,每天都有壞消息,我個人也是每天都在反思。”孫正義在5月18日舉行的業績說明會做開頭的開場就這樣說道。
而孫正義踩下最大的“雷”,非美國共享辦公公司WeWork莫屬。三年前,孫正義決定花44億美元投資WeWork,只花了28分鐘,可謂跟WeWork一拍即合。
這一幕似曾相識,孫正義曾快速決策投資阿里巴巴而獲得數千倍回報,可惜,阿里神話沒能在他眼中的“下一個阿里巴巴”的WeWork身上復制。
去年9月,WeWork上市計劃擱淺,起因是招股書暴露了公司六個月內虧損9億美元以及公司管理諸多問題,估值立馬從650億美元銳減至80億美元。
此后,軟銀并沒有放棄WeWork,還宣布了95億美元的巨額“輸血計劃”,雙方并在2019年10月就此達成協議。
不過,軟銀最終還是反悔了。上個月初,軟銀撤回了協議的部分投資,WeWork正式起訴軟銀,稱其沒有履行向公司投資30億美元的救助計劃。
遠在日本的孫正義,在向股東匯報軟銀2019年業績時,以近乎謝罪的姿態坦承:自己的投資決策出現重大失誤,對于WeWork“過分放大了他的優點,而對他的缺點視而不見。”
如今,WeWork估值已降至29億美元。除了WeWork,愿景基金投資的號稱SpaceX競爭對手的OneWeb,美國共享出行巨頭Uber、印度連鎖酒店OYO等企業的日子都不好過,一個個獨角獸的夢幻泡沫破滅了,孫正義也因此面臨“人設崩塌”的危機。
向來信奉“規模即正義”的孫正義,以推動企業加大投入以擴大市場份額的策略,給很多企業帶來了巨額虧損。由于業績表現平平,孫正義推出第二支巨型愿景基金的計劃以失敗告終。
 

讓孫正義更頭疼的是,承擔巨虧的同時,還要給投資人一個交代。
據了解,愿景基金一期已募集完成的986億美元中,軟銀集團自身投入331億美元,第三方投資者投入655億美元,包括沙特公共投資基金450億美元、阿布扎比投資局150億美元,還有蘋果、高通、富士康及甲骨文創始人家族基金等。
值得一提的是,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所投資的450億美元資金中,約280億美元以優先股形式存在,剩余170億美元以股權形式存在,阿布扎比投資基金總共投入的150億美元中,有93億美元以優先股形式存在。
軟銀對于這440億美元優先股形式的投資,承諾每年的息票率為7%,也就是說,即便愿景基金的投資組合變得一文不值,也需要每年向沙特主權投資基金等LP們支付大約22億美元的股息。在基金十幾年的存續期中,軟銀面臨著巨大的債務壓力。
對此,軟銀自救的第一步:回購。在前兩個月,軟銀股價幾近腰斬,軟銀在3月13日宣布了第一份回購計劃,規模為5000億日元,但未能成功止跌。
于是有了自救的第二步:資產出售。3月23日,軟銀披露了規模達4.5萬億日元(約合410億美元)的資產出售計劃,所籌集的資金中2萬億日元(約合180億美元)將用于回購股票,其余資金用于償還債務、購買公司債券和增加存款,預計將在未來4個季度內完成。
終于,軟銀的股票止住了下跌之勢。
在5月18日的財報會上,孫正義再次提出回購計劃和出售計劃,稱將在2021年3月31日前回購最多1.35億股股份,回購總額最多5000億日元;并計劃出售阿里巴巴股票來籌集115億美元資金。表示將盡可能在不對阿里巴巴股價產生影響的情況下,“安靜”地完成出售計劃。
這是軟銀第二次減持阿里的股票,在2019財年,軟銀就曾通過出售阿里巴巴和SB Cloud公司的股票獲得了1.1萬億日元的資金。
雖然阿里能夠幫軟銀掙錢,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維持現金流或許才是軟銀生存的關鍵。
 

就在發布財報的同一天,軟銀宣布,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將卸任軟銀董事職務,日期為定期股東大會召開的6月25日起,卸任原因并未說明。
馬云的退出,難免讓人聯想到去年12月末,優衣庫創始人柳井正宣布卸任擔任18年之久的軟銀董事一職,當時有相關報道說明,柳井正曾對投資WeWork表示不滿。彼時,外界就將其聯系為不認同孫正義的激進做法而選擇一拍兩散。
這一次,馬云的退出也難免讓人引發猜想。
不管怎么說,這一次孫正義的愿景基金面臨大潰敗,甩鍋給疫情,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市場都難以買賬,孫正義也反省“將吸取愿景基金一期的經驗教訓,不再那么激進”,可愿景基金還有沒有二期,可能要打上一個問號。

兼职-手机兼职-网络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