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報集團主辦丨www.zqcn.com.cn
訂閱熱線:18701617398 投稿郵箱:zhqcaijing@163.com
首頁  >  課題研究 >   正文

資金價格飆升、股債暴跌、央媽報警!資本流動性拐來了嗎

來源:經濟觀察網發布時間:2021-02-05 17:46:31    

全球資本市場正在失速狂飆嗎?但A股開始回調,1月26日股債雙跌。

美國散戶組隊“暴打”華爾街做空機構,讓“垃圾股”GameStop在兩周之內漲超16倍;中國基民粉絲熱捧讓易方達基金經理張坤出圈,隨后其管理的基金產品開始限購。

一邊是股市指數都大幅上升,滬廣深一線樓市的火熱,一邊是中國央行開啟“迷你”逆回購,回籠資金,市場流動性突現緊張。有城商行交易員感嘆,根本“融不到錢”;投資者亦納悶,說好的“不急轉彎”呢?

隨著大行、股份行的流動性回收至央行,一時間,市場上中小銀行都在拆借資金,“上午十點多,求隔夜資金價格已經出到了9%,到下午2點多,隔夜回購利率一度攀升到11%左右,7天融出價格更是飆到7%。市場上,不管是股份行還是城商行、農商行都在借錢,但是根本融不到錢。”有中部地區城商行交易員1月28日告訴記者。

而在此時,市場上出現了“當前是否到了流動性的拐點”、“貨幣政策是否要轉向”的討論,各路觀點莫衷一是。是市場太敏感,還是央行太嚴苛?貨幣政策和市場的博弈之下,央行站十字路口如何抉擇?

多位宏觀研究人士預期隨著春節流動性的投放,資金緊張局勢會得到緩解。在國盛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熊園看來,央行大的調子還是不急轉彎,穩字當頭。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則認為,后續政策走勢應密切關注中央決策、執行部門和市場的博弈。

市場層面,流動性收緊意味著“春季躁動”行情提前結束了嗎?就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的多位機構投資者來看,多數認為,今年行情最大的機會仍是在一季度和二季度,而對下半年的行情更為擔憂。

“今年上半年至少是一季度,股市還是擁有較多的支持因素。我們的經濟復蘇仍在持續。就地過年政策下,工業產值一季度或將異常強勁,疊加基數效應,一季度GDP同比增速有望在15%-20%之間,甚至不排除超過20%。”華興資本首席經濟學家李宗光判斷。而對于過去一年漲幅過大、估值明顯過高的核心資產,李宗光認為已經累積了過多風險。

資金利率一周“過山車”

1月25日,央行開展了20億逆回購,相比之前百億、千億規模的資金量,此舉被市場戲稱為“迷你”逆回購,不過當日有20億逆回購及2405億元T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到期,資金回籠2405億。

當日市場未有太大反應,市場資金利率價格看似平穩。1月25日晚間,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在CWM50人研討會的發言內容在市場間流傳:“我們現在面臨一個悖論,一方面就是杠桿率上升的非???,要求貨幣政策開始調整。2020年前三個季度,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25個百分點,是2009年以來升幅最高的一次。杠桿率大幅上升,自然會導致未來的金融風險。此外,有些領域的泡沫已經顯現,去年我國幾個主要的股市指數都大幅上升,接近30%,在經濟增速大幅下降的情況下出現如此牛市,不可能與貨幣無關。另外,最近上海、深圳等地房價漲得不少,這些都與流動性和杠桿率的變化有關。未來這種情況是否會加劇,取決于今年貨幣政策要不要進行適度的轉向,如果不轉向,這些問題肯定會繼續,會導致中長期更大的經濟、金融風險。”

1月26日上午,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再度大規?;鼗\流動性,開展20億逆回購,到期800億;當日債券利率上行較明顯,收盤時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隔夜利率升破2.7%,收于2.7260%;銀行間存款類金融機構質押式回購隔夜品種(DR001)和七天期品種(DR007)分別收于2.77%和2.79%,其中DR001創下2019年9月以來的新高。

不過記者注意到,馬駿的發言日期是在1月14日,主辦方的對外公布日期在1月25日,恰逢市場對的政策走向搖擺不定之時,加上馬駿身為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的身份,讓市場認為這是央行釋放出的收緊政策的重磅信號。“馬駿的講話放在一周前,或許都不會引發這樣的關注和反應”,1月26日,在市場探討馬駿發言內容是否代表了官方態度之時,有學者直言。

1月26日下午,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議程會視頻會議時,明確強調“展望未來,中國的貨幣政策將繼續在支持經濟復蘇和防范風險之間保持平衡。我們將確保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并且不會過早退出支持政策。”就此分析人士預判,貨幣政策不會過快轉向,亦不會出現系統性收緊。

1月27日、28日,央行持續通過逆回購回籠資金。被稱為市場資金風向標的隔夜利率Shibor在27日一度升破3%,收于2.97%,為2015年以來3年最高水平;交易所國債逆回購品種走高。

1月28日,資金緊張的情緒未得到緩解,央行開展1000億元逆回購操作,對沖當日到期的2500億元逆回購后,實現凈回籠1500億元,市場開始對貨幣政策轉向收緊產生較大擔憂。1月28日,Shibor隔夜利率時隔近兩年再次突破3%,收3.024%,14天利率出現大幅上升,報3.56%,利率倒掛,短端利率顯著高于中長期利率,1年期Shibor為2.962%。當日,交易所國債回購利率GC001和R-001盤中分別觸及9.99%、9.8%

一般來說,大行和股份行是直接與央行進行交易的公開市場操作一級交易商,在央行回籠資金的情況下,大行、股份行的流動性回收至央行,一時間,市場上中小銀行都在拆借資金。

雖然1月29日央行釋放1000億逆回購,當日到期20億逆回購,未再回籠資金,但資金價格并未緩解。Shibor隔夜利率收3.282%,2015年3月末以來最高水平。交易所國債回購利率GC001和R-001盤中分別一度觸及8%、7.9%。上述城商行交易員告訴記者,仍有不少機構在交流群里頂格借款。

1月29日,網上流傳“人民銀行常備借貸便利(SLF)利率上調、需提前2天申請”的消息。對此央行在臨收盤回應稱,這一傳言完全不屬實,人民銀行已就此事向公安機關報案。隨后交易所國債回購利率尾盤大幅回落,GC001報2.85%,R-001報0.3%。

抑制資產價格過快上漲 “春季躁動”尾聲?

1月25日-28日,央行分別進行逆回購20億元、20億元、1800億元、1000億、1000億。逆回購到期分別為20億元、800億元、2800億元、2500億、20億,加上25日有2405億元TMLF到期,已經有超5500億元凈回籠。

市場對央行收緊流動性的擔憂明顯上漲,從1月26日開始,債市和股市雙雙出現大跌。26日當天,10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大幅下跌0.46%,上證指數下挫1.5%,創業板更是大跌2.9%;27日,市場小幅高開后再度下行,最終滬指收漲 0.11%,創業板指收漲0.70%,市場成交量萎縮,兩市合計成交9231億元。

1月28日,A股持續單邊下行,上證指數盤中失守3500點,收盤跌1.91%,報3505.18點;深證成指跌3.25%,報14913.21點;創業板指跌3.63%,報3161.86點,創4個月最大跌幅。

伴隨著流動性的爭議,A股未來將如何演繹?李宗光表示,股市局部板塊過熱,大家也擔心有泡沫,監管也有表態,流動性也確實收緊了,所以在市場高點出現這樣的調整也是正常的。

之所以判斷這一輪行情還沒有結束,李宗光對記者分析稱,今年上半年至少是一季度,股市還是擁有較多的支持因素。我們的經濟復蘇仍在持續。金融、周期、制造和科技板塊漲幅并不大,如果盈利改善,則仍有機會。

星石投資表示,貨幣政策還沒到大幅收緊的時候。從A股資金來看,還有上萬億資金等待入場,基本面因素仍在強化,盈利驅動的牛市不會遠離。“今年股市場內流動性并不缺,1-2月份市場發行基金在7000億元,將為市場提供新的彈藥。股市出現一定級別回調的話,可能正是新基金建倉的機會。這也是我覺得上半年沒有結束的一個原因。”李宗光表示。“對股市而言,對比美股,美聯儲開會偏鴿派,但美股也大幅下挫。我認為,股市的調整有自身內在的邏輯,短期看和央行的操作關聯性并不一定很大。”熊園對記者分析稱,當前也不排除一些基金經理希望持幣過節,適當降低倉位。除非接下來央行持續地超預期收緊,股市才有可能迎來一個比較明顯的趨勢性調整。“這波收緊流動性的大背景,應是引導市場利率向政策利率的回歸,或者說是回到永煤違約之前的狀態。”熊園對記者表示,去年12月以來銀行間資金面異常寬松,市場資金價格特別便宜,DR007一度低于7天逆回購利率,十年債收益率也下行了20多個BP,這與當前的基本面向好預期、通脹預期、政策基調都不太匹配。事實上,1月以來央行連續50億、20億的“地量”逆回購操作,本身就清晰地傳遞了回籠資金的信號。

廣發證券資深宏觀分析師鐘林楠認為,流動性收斂主要由四大因素引致:一是1月中旬繳稅抽走了較多銀行體系流動性;二是春節臨近,銀行為應對取現需求,會增加備付性需求,對外拆出的意愿減弱;三是繳準因素,按照1月信貸3-5萬億元,法定存款準備金率9.4%估測,25日繳準大約凍結2800-4700億元資金;四是央行1月以來凈回籠,使銀行體系的流動性水位進一步下降,加劇了資金面緊張。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資金面的收緊是為了“教育”房地產市場、資本市場的投資者,以抑制兩個市場價格的上漲。

熊園也認為,本輪收緊應也有基于房地產調控和穩杠桿的考量,但應該不是主導原因,回溯來看,防止資金空轉和套利、防止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2020年下半年以來就已經是央行“結構性緊”的方向。

流動性的拐點來了嗎?

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將資金的緊張形容為“技術性的資金緊張”。例如,財政資金的收支是影響銀行超儲水平的重要因素,且不易預測。在我國,央行既無法及時準確地獲取財政資金投放的相關安排,也無法把握財政投放的節奏,歷史上時常有月末財政投放進度低于預期而造成銀行體系流動性緊張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進行額外的公開市場資金供給并不一定是最優解,因為當財政存款投放后,這部分流動性又可能形成過剩,進一步加大貨幣市場利率的波動。

對于未來流動性預期,中國銀行(601988,股吧)研究院研究員梁斯認為,一方面,臨近月末,財政支出有所加大,流動性總量無憂。但考慮到即將步入2月,春節因素導致流動性需求上升,預計流動性投放將適度增加,或可考慮綜合運用不同期限流動性投放工具,例如14天、21天期逆回購等組合,滿足合理的流動性需求。

“流動性投放的實際規??赡軆H僅精準滿足春節期間的季節性流動性需求,難以再出現去年12月份那樣的極度寬松局面。對于債券交易而言,盡管春節前央行將加大流動性的投放,資金利率有望回落,隨著市場修正流動性持續寬松的預期,債券利率有望進入一段區間震蕩的時期。”興業研究分析師何帆表示。

其實,“寬松之后,政策調整是必需;但疫情之下,調整的步伐是溫和的,節奏是會根據實際情況調控的。”野村證券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稱。

“后續政策走勢應密切關注中央決策、執行部門和市場的博弈。”滕泰表示,在具體執行過程中,相關的政策雖然可以有其執行部門自身的決策空間,但是總體還是應該遵循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指導思想,應保持流動性合理適度并保持實際利率下行。

也有北京的研究機構人士對記者表示,2021年貨幣政策的大方向是邊際收緊的,這個是一直不變的,更多是去年12月份市場對于貨幣政策出現了誤判。“元旦之后,央行就一直在回籠流動性,只不過債券市場還在糾結央行怎么想的。”

上述研究機構人士稱,是市場對“不急轉彎”過度解讀了,央行看的時間周期比較長,得到的數據和信息會比市場多一點。

鐘林楠認為,根據孫國峰近期在《完善現代貨幣政策框架》一文中的表述,貨幣政策的先導信號會是政策利率的調整。“這意味著只要政策性利率沒有調整,貨幣政策就沒有進一步收緊。”鐘林楠表示,后續政策的邊際推進點主要還是在金融政策防風險層面,包括對房地產融資、地方融資、影子銀行等領域的規范。

“由于新冠疫情影響還未完全消退、中國經濟仍然面臨一些困難,貨幣政策將保持一定的連續性和穩定性,推動經濟穩健復蘇。貨幣政策不會明顯收緊,在堅持穩健基調上,更好與實體經濟的復蘇節奏相匹配。”梁斯分析稱。

 

兼职-手机兼职-网络兼职